前天夜裡小恐龍又瞇著眼睛邊叫媽咪邊爬上芭芭拉與老丹的大床,正待翻身再睡時,一股異味傳來。媽媽我是練過的,立刻知道小恐龍又上演半夜噗噗的戲碼了。一腳把老丹踹醒(沒啦,是很想用踹的,不過其實只是推醒),換尿布,洗屁屁。
        小恐龍大概是睡得正好,顧不得一屁股大便也不想起來換,哭鬧了起來。先是不願讓老丹抱,一直狂哭叫媽咪,搞得好像老丹家暴一樣。好不容易洗完放回床上,又不給人穿褲子,只是一個勁兒地黏在芭芭拉身上。好說歹說,少爺就是不領情,老丹火了,一把抓過褲子往床上一扔:「好,不要穿,你就都不要穿好了!」芭芭拉嚇了一跳,小恐龍也不敢再灰,乖乖躺下來讓人穿褲子。不過熄燈後還是黏在芭芭拉身上,一定要人抱著睡。
        昨天上瑪西教室,和同學聊起這件事,大家異口同聲地說就是要這樣,父母雙方一定要有人扮白臉、有人扮黑臉,而且一個人教孩子的時候,另一個人絕不要插手。
        下午才剛聊完,晚上小恐龍灰灰功又發作。芭芭拉正在房間裡如火如荼地疏縫幫小恐龍做的被被,聽到客廳傳來吵鬧聲。原來小恐龍一看到戴西拿著奶瓶出現,馬上迫不及待地衝上去:「給我!給我!」語氣又急又不客氣。
雖然只是個小小孩,但老丹和芭芭拉都很注意他的禮貌,更嚴禁把戴西當傭人使喚。戴西照顧他,他就要心存感激,以免將來養成目中無人的驕氣。聽到他那種口氣,老丹馬上制止:「要先跟姨說please。」小恐龍自尊心甚強,大概是臉上掛不住了,當場拗了起來,說什麼也不肯講。老丹也很堅持,僵持不下。小恐龍灰起來,哇哇大哭,還叫著媽咪討救兵。
聽著愈來愈高分貝的哭聲,芭芭拉也不得不嘆口氣,放下針線站起來。既然老丹在教孩子,芭芭拉自然也不能扯他後腿,即使有那麼一點婦人之仁,覺得小恐龍也哭得挺可憐的。在僵持了五分鐘之後,小恐龍為了心愛的ㄋㄟㄋㄟ,也只得低頭,說了聲please,而且竟然還要芭芭拉抱著他才肯說,真是個俗辣。趁著他喝ㄋㄟ的時候,芭芭拉不忘在他耳邊碎碎念一番:「請人幫忙要說please,拿到東西也要說謝謝。」看他一心一意咕咕咕地喝著ㄋㄟㄋㄟ,也不知有沒有聽進去?
搞定睡前儀式,關燈睡覺後,小恐龍心情似乎恢復得不錯,嘻嘻哈哈地跟媽咪聊天。突然,他自己說了:「要說please和謝謝,不可以哭,要乖,媽咪喜歡。」唉喲,原來媽咪講話真的有在聽耶。
真的如教室同學所說的,許多好習慣的養成與壞習慣的糾正,都是在很小的時候就要開始的。一逕地寵孩子,只是害他,並不是愛他。父母並不能照顧孩子一輩子,將來他得照顧自己,適應並融入社會生活。不過常常有婦人之仁、於心不忍而難以堅持的芭芭拉,只能當當白臉;黑臉的角色,還是讓給本來就一副兇相的老丹吧。

芭芭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