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二夜裡,小恐龍因為鼻塞呼吸不順暢而爬起來吐,製造出可怕的臭酸蘋果後,身上、衣服、床單、床墊全遭殃。無床可睡的結果只好委屈求全,跟著爸媽擠大床,一度還因為空間不足,而流落到地板上。
 
白天芭芭拉下班回家後,小恐龍已經又是一尾活龍,能吃能玩,能跑能跳,完全看不出一絲生病的痕跡。不過有了前一天晚上的悲慘遭遇(爸媽的,不是小恐龍的),芭芭拉還是遵照張醫師的囑咐,帶著他回診。除了吃的藥粉、喝的藥水,還附贈治針眼的藥膏一條。
 
星期四早上,小恐龍大概是吃藥的關係,一路睡到八點十分才醒來,還捨不得起床。孝順的芭芭拉雙手將ㄋㄟㄋㄟ奉上,少爺就這麼斜倚著枕頭,以貴妃姿態喝完一整瓶ㄋㄟ,然後又在床上滾來滾去,一邊唱著不成調的歌兒。一個不小心,大概是被自己的口水給嗆到了,小恐龍咳了起來。
 
剛開始芭芭拉也不以為意,只叫他要小心,別光顧著唱歌。話才說完,說時遲、那時快,一道白色瀑布就從小恐龍的口中噴洩而下,讓人連一點反應的時間都沒有。芭芭拉抓過面紙盒衝上前,第二道、第三道瀑布就已經接著湧出~
 
別以為才剛喝下肚的ㄋㄟㄋㄟ出來還是ㄋㄟㄋㄟ,扒掉床單去浴室刷洗的時候,芭芭拉看到ㄋㄟㄋㄟ已經變成了優酪乳。更慘的是這次不只一口臭酸的蘋果,而是優酪乳瀑布,所以床墊又浸濕了一大片,情況比前兩天更加慘烈。

 
送小恐龍上學後,芭芭拉一整個早上都聞到優酪乳的酸味,如影隨形,揮之不去。大概是受不了芭芭拉的碎碎念,戴西先是拿了切半的檸檬在床墊上又擦又搓,然後又端了檸檬草精油燭進來點。這檸檬草精油原本是防蚊的,不過除臭好像也有那麼一點效果。
 
到了下午,史黛拉帶著表妹、佑醬和輔婕來的時候,芭芭拉還是一直覺得空氣中瀰漫著優酪乳的味道。事實上,直到今天,不知是不是錯覺加上心理作用,芭芭拉似乎都還可以聞到那個味道~

芭芭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Barry79
  • 形容的好清楚,我家好像也瀰漫著優酪乳味道了. 小恐龍可能還沒痊癒,腸胃還沒恢復吧,小心囉~

  • 謝謝饅頭拔的提醒
    我會小心的

    芭芭拉 於 2007/08/18 06:06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