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一群朋友是在蜜月旅行時認識的。

        老丹一直很排斥出國跟團,可是當時芭芭拉要忙著打掃新房、搬家及結婚的事,忙得不可開交,實在沒有多餘的心力再去上網看書找資料。再說,自助旅行十來天,光每天為了要吃啥,可能兩個人就要吵架了。於是不顧老丹的嘖嘖唸,芭芭拉還是找了sales的同事幫忙找團。原本選定了一團,訂金也交了,星期五要公證,星期六要請客的我們,竟然在星期一被通知團出不成。緊急請同事再找其他團,結局就是星期五早上公證完,下午芭芭拉還在傳真團費的刷卡單。關於此團的詳細內容一概不清楚,更遑論什麼行前說明會了。星期六晚上宴客,星期日中午回門,下午回家收拾行李,吃過晚飯就匆匆出門趕飛機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到了機場,老丹去停車,芭芭拉去辦劃位。找到領隊時,團員已經圍著她在做說明了。聽完說明,芭芭拉問了聲:「那我可以先走了嗎?」就忙著去找老丹。老實說,後面這一段芭芭拉自己都忘了,還是前幾天正芬告訴我的哩。

        飛到維也納,前兩天芭芭拉和老丹都為時差所苦。想想以前即使到紐約那種時差十二小時,和台灣完全日夜顛倒的地方,芭芭拉也從來沒有時差的問題。沒想到年紀漸長,竟然到歐洲就不行了。每天晚上不到八點,芭芭拉和老丹就眼皮沉重,腦袋不清,一進房間立刻倒頭就睡。清晨三點一到,就好像開關被扭開一樣,啪一下醒過來,然後就眼睜睜到天亮,天天重覆同樣的戲碼。

        還好第三天開始,同團的團員邀我們到房間喝紅酒聊天,從此夜夜笙歌到旅程結束,時差也跟著消失無蹤。一開始是喝大家帶去的酒,配科學麵、豆干、鱈魚香絲。幾天之後,酒和零嘴都沒了,於是白天除了參觀行程以外,買酒買食物也成了我們這群人的大事。

        回來之後,我們這十個人並沒有斷了聯絡,居住地遍佈北中南的結果,是讓很少在國內旅遊的芭芭拉和老丹,每兩、三個月就往台中、高雄跑,還在他們的帶領之下,玩了好多從沒去過的地方。尤其是有了小恐龍後,出國大不易,每兩、三個月一次的中南部遊,成了最大的期待。

        除了芭芭拉家的小恐龍外,還有正芬家的儒儒哥哥和Scott家的萱萱姊姊,年齡相差不到一歲。連孩子都是在差不多的時間到來,真是巧啊!不過這樣更好,一起出去玩的時候可以彼此體諒與照顧。芭芭拉真的很開心能有這樣的一群朋友。


芭芭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