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六下午和米小琳、瑪麗約好去史黛拉家玩,下班後一路拼回家,卻在進門時聽到壞消息­­—小恐龍一整天身上都ㄏㄤㄏㄤ的。芭芭拉仔細檢查他的狀況,沒有咳嗽,沒有流鼻水,食慾極好,活動力旺盛。量了好幾次溫度,最高到37.5度。
 
本來怕萬一是感冒,去史黛拉家會傳染給佑醬和輔妹,打了電話說不去了。後來小恐龍一直碎碎念,說要去史黛拉阿姨家。又跟史黛拉商量了一下,決定還是去。反正星期六張醫師看診至九點半,萬一真的怎麼樣,回家的時候還來得及過去一下。
 
在史黛拉家玩瘋了的小恐龍,快八點半了還不肯回家。經過三催四請,好不容易才甘願上車。芭芭拉一直在猶豫要不要去找張醫師,最後一刻還是決定去一下比較好,要不然第二天是星期日,萬一嚴重起來,沒醫生可找啊。
 
九點十分衝進診所,已經沒什麼人了。匆忙之際,芭芭拉還拿錯健保卡,掛成自己的號,直到張醫師叫人了,才發現竟然弄錯了,趕快再拿出小恐龍的卡片掛號。一個糗。
 
張醫師檢查了小恐龍的喉嚨,哎喲,輕微紅腫發炎,難怪會有點燒。小恐龍從頭到尾都十分合作,該張嘴,該聽診,該吸鼻子噴喉嚨,全都順利完成,頗有大將之風。
 
回家吃了兩天藥,一切好轉,直到昨天夜裡,小恐龍因為明顯的鼻塞而睡不好,半夜還起來吐了一口睡前喝的蘋果優酪乳。雖然只有一口,爸媽又得扒床單洗衣服擦小孩。
 
床墊稍微沾到了臭酸的蘋果,只好用水擦,當然暫時也不能睡了。小恐龍和爸媽擠大床,這下因為空間不夠,更加難睡,整夜唉唉叫到芭芭拉起床準備上班,中間還有睡到地上過-_-|||。
 
張醫師有交待,今天星期二要再回診一次。在這種情況下,他不說芭芭拉也會自動回去的。一進診間坐下,正要提及鼻塞的事,張醫生卻先看到小恐龍微微紅腫的左眼。仔細查看過後,竟然是針眼。OMG,芭芭拉還以為是跟之前一樣的過敏哩。

 
這回藥粉、藥水連同小藥膏一塊兒領回家,張醫師有交待,用溫水弄濕毛巾熱敷好得更快。不過想也知道,小恐龍哪肯讓人好好熱敷,只好小藥膏和消毒棉花棒直接上場。
 
兩個月一次的感冒,其來有自,現在連長針眼這件事,芭芭拉也賴不掉了,因為自己小時候也是常常跟針眼做朋友~
 
看來小恐龍完全遺傳到芭芭拉的不良體質了,可憐的孩子,媽媽我真是對不起你啊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芭芭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