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早上醒來,發現小恐龍又掛在床邊睡了,趕緊抓來相機拍照存證,以資證明他真的喜歡這種怪怪睡法,免得長大後不認帳,賴老媽誣蔑他。


       
芭芭拉老早就放棄規定小恐龍要睡哪張床了,反正不管晚上睡著時在哪張床上,早上起床時一定在另一張上。既然如此,我又何必斤斤計較,只要他別給我滾到地上去就好了。而這小子已經有兩張床隨他滾了,竟然還不滿意,乾脆發明這種掛在床緣、一次佔兩張床的睡法,頗有宣示兩張床都屬於同一個主權的意味。

        兒子啊,只要能讓媽咪一覺到天亮,睡到太陽曬屁股,你愛怎麼睡就怎麼睡,全都依你,好嗎?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芭芭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