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前一天夜裡的血腥事件,昨天白天不放心地打了兩通電話回家確定小恐龍的狀況,幸好沒再發生流鼻血事件。不過小恐龍仍然喊嘴巴痛,不太肯吃東西。這嘴巴可是你自個兒咬破的,怨不得別人,就忍耐兩天吧。
        沒想到下班回家,一進家門,就看到小恐龍左眼皮上方和眼角下方都掛彩了,除了一點擦破皮之外,還有紅腫的現象。問了戴西,原來小恐龍到下午就吵著要找媽咪,戴西告訴他媽咪很快就會下班回家了,小恐龍就堅持要去樓下等。結果一出大門,自己腳絆了一下,左半邊的臉就去擂田了。
        雖然芭芭拉的心臟頗堅強,深知小孩跌跌撞撞絕對免不了,不過看他那掛彩的臉,還是心疼得要命。他自己倒是看得開,眼見芭芭拉拿出相機準備替他留下證據,馬上開心地大擺pose,一張不夠還要再來一張。
        咬破嘴、過敏、流鼻血,現在又把自己跌成個小花貓,這小子還真是禍不單行啊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芭芭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