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週日下班回家時,發現小雷只要一停下來等紅綠燈,立刻就抖得好像癲癇發作一樣。為了要趕回家接小恐龍到芭媽媽家,芭芭拉還是硬著頭皮上了高速公路,想說反正儀表板上的警示燈都沒亮。
 
        晚上從芭媽媽家回來的路上,小雷抖得更厲害了,決定隔天帶小雷上車廠看醫生去。
 
        開車近四年,不管大保養小維修,都是老丹負責,芭芭拉說什麼都不願自己去。不願自己去的理由,其一是車廠位於濱江街,地點偏僻,路又彎彎曲曲,還有數個可能引人誤入歧途的高速公路閘道入口;萬一只是為了修個車,卻一路跑到高雄去,豈不糗大?
 
        其二是芭芭拉雖然開車,可是對車子一無所知。萬一師傅講個什麼專業術語,要換個什麼零件,芭芭拉也只能像個白癡一樣愣在當場,完全沒有用武之地。
 
        其三是既然有老丹,不派些差事給他做怎麼行?舉凡家中水電、3C產品等,有的雖然芭芭拉也是會,但是結婚後就全歸老丹管,我只要出嘴叫人就行了,不然要這個老公做什麼哩?
 
        回到正題,小雷的毛病是一個火星塞掛點了,換一下就好。高高興興地開回家,第二天早上睡眼惺忪地出門,咦,抖是不抖了,可是怎麼每隔一陣子就喘兩下?
 
        下午回家時,喘的頻率更高了。打電話給老丹,他要芭芭拉速速回車廠檢查,一次搞定。問題是既然已經回家讓小恐龍給看見了,芭芭拉要如何脫身?
 
        「帶他一起去啊?」老丹這麼說。
 
        吼,講得真輕鬆!這會兒老丹還在上班,芭芭拉可是得硬著頭皮自己去耶,還得帶著少爺喔?
 
        果然,芭芭拉一說要出門修車,小恐龍馬上無尾熊上身,苦苦哀求:「我要跟著妳。」狠不下心拒絕他,只好拎著一塊兒出門了。
 
        順利到達車廠,師傅一臉「怎麼這麼快又來了」的表情。說明一下狀況後,芭芭拉牽著小恐龍到休息室喝茶上網,不到二十分鐘,車子就搞定了。
 
        原來又是火星塞,這次換了另外兩個。幸運的是,兩天三個火星塞,車廠都沒收錢。不知是不是因為剛做完七萬公里保養的緣故?
 
        順利把小雷搞定,原來我也可以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芭芭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