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下班回家的路上,收音機裡的新聞說昨日最高溫又破紀錄了,宜蘭氣溫高達攝氏38.8度,而台北的溫度也在35度以上。車裡的冷氣開得很大,但是看著外頭白花花的太陽,芭芭拉一點都不懷疑新聞的真實性。

        芭芭拉是個很不耐熱的人,每每到了夏天,我就完全失去了活動力,只想窩在冷氣房裡當個沙發馬鈴薯。上班的時候沒問題,辦公室的冷氣強而有力,還得穿外套禦寒。晚上吃飽飯則帶小恐龍去高島屋看魚,也是涼快得很。睡覺的時候當然冷氣是轟隆隆地直到天亮,不然不要說我睡不好,小恐龍大概每個小時就要給我來個點名。

        丹尼斯就不同了,他的耐熱度驚人。盛夏的正午,他可以關在書房裡埋頭修電腦,既不用開冷氣,電扇也在一旁晾著休息。一般來說,耐熱的人通常不耐冷,可是丹尼斯是個異類,自認識這個人以來,我沒見過他穿毛衣、衛生衣之類的東西。天氣再冷,他不過一件長袖POLO衫,外加一件一點也不厚的外套。在家裡更精彩,一件長袖運動衫配短褲,頂多在十度以下的低溫時,再加件背心。雖說不怕冷也是件好事啦,可是有時還真覺得這個人不太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 這幾天真是熱得不太像話,太陽曬在身上都覺得刺痛。老哥一家人去環島,對他們我只能說佩服得五體投地,這種天氣怎麼出得了門哪?還是在家吹冷氣吃冰看電視實在一點。

        熱啊!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芭芭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