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因為芭芭拉的眼睛很不舒服,去看了眼科才知道有過敏這回事之後,領藥回家點了四、五天,也就好多了。但是過敏這檔事應該會如影隨形跟著芭芭拉一輩子吧,好像沒法子指望有一天它會自動消失,永遠不再找上門。
 
果然,前兩天眼睛又開始刺刺癢癢的,於是趁著昨天上晚班,早上又去找梁醫師報到。
 
一進門,天啊,看眼睛的人怎麼拿抹多?一個候診室擠的滿滿的。芭芭拉很失策地以為週間早上應該沒什麼人的,所以才沒事先掛號,而且還帶了小恐龍一塊兒來,這下可好?
 
嗯哼,護士小姐一開口就問芭芭拉有沒有預約?小小聲地答說沒有。還算和藹可親的護士小姐頓了一下,才說:「那妳前面還有十個人喔。」歐賣嘎!好吧,人都來了,反正外頭熱得半死,就在裡面吹一下免費冷氣好了。
 
拿出手機給小恐龍打發時間。近來他很喜歡玩芭芭拉手機裡類似瑪莉兄弟的小遊戲,出門吃飯或坐車的時候,給他玩一下可以好好坐上一陣子。小恐龍很好笑,去年被芭媽媽買來放在大腳盆裡的超大螃蟹嚇哭過,現在連遊戲裡的螃蟹也搞不定。每次那些揮舞著螯鉗的螃蟹一出現,馬上過來大叫:「有螃蟹!」要芭芭拉幫他解決掉螃蟹大軍後,才肯再繼續玩下去。
 
好不容易換芭芭拉了,梁醫師一看就說:「嗯,過敏還是很嚴重。」然後又看了一下:「咦?左眼有結石,挑一下好了。」結石?什麼結石?要怎麼挑?還來不及問這些問題,旁邊的護士就直接幫芭芭拉點了藥。再回頭靠上儀器,然後梁醫師就拿出一根長針,磨刀霍霍向著芭芭拉來了。
 
天啊,就這樣拿針挑喔?痛死人了。挑完護士又幫芭芭拉點了一次藥,然後拿了面紙要芭芭拉按住眼睛五分鐘。五分鐘過後拿下來,嗚嗚嗚,面紙上還有血跡啊。

 
這回領了三瓶藥回家,護士還在上面標明了點的順序。好煩哪。

全站熱搜

芭芭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