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概一個月有了吧,自從小恐龍上回找張醫師看感冒,結果卻被醫生叔叔一眼先看出長了針眼,領了感冒藥兼眼藥回家後,感冒早好了,針眼卻一直拖拖拉拉地斷不了根。當初又紅又腫的包早消了,可是卻一直出現小白點。成熟的膿包自己會破掉跑出來,以為好了,兩、三天之後卻又出現小白點。就這麼反反覆覆地,成為芭芭拉的心頭大患。
 
星期五晚上終於受不了了,雖然小恐龍平時好像不痛不癢,不以為意,可是龜毛芭芭拉實在是看不下去了,決定帶小恐龍掛眼科去。



出發前小恐龍還搞不清楚狀況,跟老丹搶著玩電腦。
 
附近的這家眼科醫生是女的,老實說人實在是不怎麼親切,不過生意超好,每次經過,裡頭總是人山人海。把小恐龍的症狀跟醫生解釋過後,只消看一眼,醫生就直接了當地說:「看是要長痛還是短痛,如果不把裡面清乾淨的話,就會一直反反覆覆好不了。」
 
這這這...短痛是怎樣?
 
「反正橫豎都是要哭的,就打一針麻醉,好好地把裡頭清乾淨!」
 
醫生說得輕鬆,芭芭拉可是晴天一個霹靂。左思右想,這樣一直拖下去也不是辦法,於是咬咬牙同意了(啊是在咬什麼牙啊,要接受酷刑的人又不是我)。
 
醫生不親切,護士倒是個個溫柔有耐心。先跟我們說因為小手術需要很多人抓小孩,所以要請我們等到最後。然後等待的時間裡,又不時地來關心,怕我們等太久。不過還真是等得有夠久,從七點多進門,一直到快九點護士才拿著眼藥水過來,說輪到我們上場了。
 
不明究理的小恐龍只是不太喜歡點眼藥的感覺,芭芭拉卻早已手腳皮皮挫。眼看著先去修車的老丹還不來,顯然芭芭拉是得單獨應付了。先讓小恐龍坐上升降椅,一群護士湧上來,扶頭抓腳各司其職,芭芭拉分配到小恐龍的雙手,然後就眼睜睜地看著醫生拉起小恐龍的眼皮,把長長的針頭戳進去...
 
結果不用想,小恐龍當然呼天搶地,哭到不行。打完麻醉先抱起來,要等五分鐘讓麻醉藥發生效用。好不容易哄小恐龍不哭了,第二次行刑才要開始。老丹在最後一分鐘趕到,扶頭的工作就交給他,芭芭拉依然分配到兩隻手...
 
醫生這回拿出一把形狀怪異的鑷子狀玩意兒,就往小恐龍的眼皮夾下去。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事芭芭拉完全不知道,因為已經不忍再看下去了。聽著小恐龍淒慘的哭聲,芭芭拉的眼淚也跟著掉了下來。
 
醫生邊弄邊說裡面膿很多,一定要清乾淨。好不容易弄好了,小恐龍也哭到聲嘶力竭。護士在小恐龍的眼睛上蓋上厚厚的紗布,讓我們抱到外面。芭芭拉不停地哄著他,最後還答應等一下順路去買仙草冰給他吃,才緩和下來,變成斷斷續續的抽慉(果然,吃對小恐龍來說,還是人生第一要事啊)。

 
領了吃的消炎藥粉和搽的藥膏,護士交待三天後要回診,我們就離開了。在車上小恐龍不忘提醒芭芭拉要去買「黑黑麵麵」,聲音表情儘是無比的委屈。回到家還是一張臭臉,看著護士因為遭受酷刑而特別給他的兩大張貼紙。
 
一碗黑黑麵麵下肚,小人終於恢復了笑容。打開紗布後,發現眼睛既沒紅也沒腫,讓芭芭拉稍微安心一點。到上床講完故事關燈準備睡覺後,小恐龍又開始有說有笑,看來這件事似乎沒有在他心中留下太多陰影。
 
其實小恐龍真的算蠻了不起的,在診療椅上的時候,雖然哭到爆,但是抓住他的雙手的芭芭拉,很清楚地感覺到他還是忍耐地躺在椅子上,並沒有掙扎著要起來。也因為如此,讓當媽的更為之不捨。希望這次真的是一勞永逸啊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芭芭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