霧季又開始了,昨天下午上班走西濱公路,經過林口發電廠時發現那一整隻煙囪從上面算來三分之二都看不見,心裡就開始毛了。芭芭拉昨晚可是輪值留守的那一個,萬一飛機出不去,鐵定就要耗到早上了,而今天還得上班呢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一整個下午到晚上不停地有各路人馬來探問消息,能見度也一直上上下下,但幸好都還在安全範圍。直到午夜的最後三班飛機,能見度再次下降,把大夥搞得心驚膽跳,偏偏飛機在跑道等候的時間又超長,好不容易一班班出去了,心上的一塊石頭才落了地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打電話回家跟丹尼斯說霧很大,他要我別走海邊,改走高速公路。不過東西向聯絡道封閉施工,所以得先走省道,再從南崁上高速公路。一出機場,霧真是濃到不行,我慢慢地開著,心裡真的覺得有些可怕,不光是害怕視線不佳,而是那種濛濛的感覺,真的是很詭異。都怪下午總公司的翁課長打電話來,提到霧說她以前去山上,結果三更半夜走山路還碰到濃霧,覺得可怕極了,很怕會碰到不該碰到的東西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好在車子上高速公路後霧就漸漸散了,希望今天平安。

 

 

芭芭拉批ㄟ斯:

 

去年的霧季開始時,我還沒調到現在的職務,所以沒有恭逢其盛。但是下半年的颱風季節一來,四個侵台的颱風我一個也沒錯過,總是凌晨在一片砰磅的風雨聲中出門。還好丹尼斯都會送我去搭交通車,不然實在是太可怕了。

 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芭芭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