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本小恐龍的過敏症狀是流鼻血,後來開始早上起床後會有一陣的哈啾哈啾,加上共共流的鼻水。高峰期曾經用上半盒面紙,才止住氾濫的洪水。這些個過敏症狀,對於一直堅信自己和老丹都沒有過敏體質的芭芭拉來說,已經很挑戰神經的極限了。
 
或許是季節交替,或許是累積的過敏原爆發,從上個星期開始,每天晚上只要躺下去準備睡覺,小恐龍就開始咳嗽。不是那種撕肝裂肺的咳,也不會咳到欲嘔欲吐;然而半小時、四十分鐘幾乎不停的輕咳,當媽的不崩潰也難。
 
原本以為是之前的感冒沒有全好,可是鼻水只流早上,咳嗽只咳晚上,怎麼看都不像只是單純的感冒。芭芭拉心裡暗暗懷疑又是過敏作祟,趁著同學在宜蘭聚會,求助阿敏醫生。
 
聽完簡單的描述,判決書立刻下來,就是過敏嘛。躺下來睡覺的時候就咳,八成是塵螨。先試試換防螨床組、開空氣清淨機試試。若是無效,可能就要去做過敏源測試。再不行,就要靠一些藥物調理了。而這是芭芭拉最不願意採取的措施。
 
當天晚上回家,立刻扒換床單,空氣清淨機給他開到最強。不咳了嗎?還是咳咳咳。
 
第二天開始,原本兩個星期洗一次的寢具,通通改成一星期一次。每天出動吸塵器,床底下角落裡,通通不放過。小恐龍床上擺著的心愛絨毛娃娃,全部請去別的房間住。
 
隔兩天,芭芭拉上晚班,老丹打電話來求救,說小恐龍又開始咳。唉,遠水救不了近火,人還在公司的芭芭拉也無計可施,只好請老丹給他喝點溫開水。一小時後再打電話回家,老丹說小恐龍睡了,不過他有拿慶餘堂的琵琶膏兌了點溫開水給小恐龍喝,好像有舒緩的效果。
 
ㄟ,琵琶膏?這芭芭拉倒沒想到,平時帶孩子的程度連幼幼班都達不到的老丹,這會兒腦袋靈光起來了。據說小恐龍剛開始本來不願意喝,後來勉強喝了一口後,竟然說:「好喝!」然後就咕嚕咕嚕喝光光了。
 
好吧,最近就拿琵琶膏頂著先吧。


(米媽在宜蘭拍的)

 
芭芭拉批ㄟ斯:
老丹有反省,說大概是他的東西太多,招惹灰塵,要來大清掃一番。老婆我暗喜在心底,雖然被兒子咳到快崩潰,但總算有件好事來balance一下。
 
芭芭拉批ㄟ斯兔:
雖然一直說自己沒有過敏體質,但仔細想想,懷孕生了小恐龍之後,自己的體質其實也變了。現在只要在大太陽下曬個半小時一小時,回家手臂必定立刻起蕁蔴疹,癢得要命。然後眼睛也莫名其妙的過敏,常常刺刺癢癢,要點眼藥水。
 
芭芭拉批ㄟ斯俗利:
這年頭誰家小孩沒過敏的,請出來喊右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芭芭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